朱新建:快活是一种感觉,能把这种感觉说出来就又是一种快活

Episode 032 · December 3rd, 2019 · 48 mins 48 secs

About this Episode

Art Is Poison
“艺术有读”是由两位艺术从业人员主持的艺术读书播客节目。双周更新。

第三十二期

朱新建:快活是一种感觉,能把这种感觉说出来就又是一种快活

时长:48分53秒

主播
· 胡湖:姐夫拍,艺术比特app创始人

嘉宾

· 房方:星空间画廊创办人

· 孟宪晖:《艺术新闻》记者

朱新建(1953-2014)

生于南京,1968年起于苏南句容县插队落户,1972年转入南京湖山煤矿做工。1977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后留校任教。1988年辞去公职,旅居巴黎,自由职业画家,1993年归国。2014年逝于北京。早年作连环画,后以传统水墨绘画,被视为“新文人画”代表。业余写作,出版文集有《人生的跟帖》、《决定快活》、《打回原形》等。

《打回原形》

画家朱新建的散文集,收录了朱新建生前所著全部文章、对话整理稿、高校演讲稿、网帖等,是朱新建生前所留下的所有文字内容合集。本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出版,一千遍工作室担任特约策划、特约编辑及装帧设计,王朔、姜文、陈丹青、陈村、苏童、叶兆言联袂推荐,2015年2月面世。

朱新建的大量文字始于99读书人论坛“小众菜园”的跟帖,版主陈村称之为“一个弄文字的人弄出来的文字也没他好看”。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314606/

文人画

也称“士大夫写意画”、“士夫画”,泛指中国古代社会中文人、士大夫的绘画,以别于宫廷绘画(院画)和民间绘画。文人画多认为起于北宋苏轼所提倡的“墨戏”、“士人画”,北宋末期米芾、米友仁父子的横点山水画被视作文人画山水最早的典型。明代董其昌提出“文人画”一词,推唐代王维为始祖。文人画家讲究全面的文化修养,诗、书、画、印相得益彰,人品、才情、学问、思想缺一不可。在题材上多为山水、花鸟以及梅兰竹菊一类,他们强调气韵和笔情墨趣,多为抒发“性灵”之作,标举“士气”、“逸品”,注重意境的缔造。

朱新建认为文人画是一种超绘画,本属于业余画种,技术含量低,但精神饱满,有生趣,指向内心。文人画的价值在于把绘画本体破坏掉了,但因为文人的文化程度和社会地位更高,内心世界更丰富,从宋代开始文人画反而成为中国绘画的主流。朱新建对文人画的推崇与继承,更多提及的是宋徽宗、法常、徐渭、八大山人、石涛、齐白石等艺术家。强调笔墨的天趣与对生命体验的表达。

新文人画

最早由陈绶祥在上世纪80年代末提出,边平山等艺术家组织举办新文人画展,此后每年一届,成为影响全国的文化现象,并因题材趋于通俗而引起很多争议。朱新建认为新文人画只是一个名字,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传统绘画保留了一块自然保护区,让文化领域的物种不至于太单一。

1985年11月中国美协湖北分会在武汉举办“中国画探新作品展”,这是中国“八五美术新潮”中比较重要的一次展览。朱新建画小脚裸体女人的作品《欧阳永叔词意》在展览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蒙混过关得以展出,被叶浅予先生激烈地批评是纯粹的封建糟粕,并在美术圈里引起较大争议,也让朱新建的名字开始广为人知。

  • 延伸阅读

书籍:

王朔《美人赠我蒙汗药》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14189/

齐白石《大匠之门:齐白石回忆录》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046805/

视频:

朱新建谈扬州八怪:

https://v.qq.com/x/page/r01508qbj68.html

朱新建逝世一周年纪念视频:

https://cargocollective.com/zhuxinjian/filter/%25E8%25A7%2586%25E9%25A2%2591/9342311

文章:

王朔《记朱新建》

豆瓣: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95234600/

李小山《当代中国画之我见》,1985年7月发表在《江苏画刊》,宣布"中国画已到了穷途末日的时候"。

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31031781/

朱新建文字选摘:

“技术”在这个世界里只是一种面值很小的货币,我希望自己的画是反技术、反文化的。我所希望的只是内心更加的真诚、朴素、生动。祖先创造的那个美妙的精神世界就像今天地球上热带雨林一样已经大大地萎缩了。我们仍在继续孜孜不倦地用潮流、创新、现代、科学等等各种大功率的“电锯”扫荡她所剩无几的残余。个人太渺小了,无力对抗这样的大扫荡,某个某几个人或者可以作几只苍蝇,或者在身上可以带一些花粉、孢子什么的,或者可以坚持,勉强飞过今天这样的“瓶颈”,为明天肥沃的土地保留一些活体的物种。假如这样,躺在明天实验室的尸体解剖台上,他们应该骄傲。

艺术审美这种败家子的玩意儿,生产出的很多“废料”,从物质上说,它是没有用的东西,但这个没有用的东西可能恰恰会有很大的用处,就是说它让你取得另外一种快乐,不耗能的,不消耗物质的一种快乐。这种快乐深度很深,深到什么程度?这个人宁愿不当皇帝也要去玩这个、弄艺术。像李煜,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每天填词,填得跟真事儿似的,而且填得非常好。这些东西是很迷人的。

女人难画,是在不好直接画一团肉。肉不是不好吃,吃饱了再看就很惹气。而画是要人一看再看的。挂在墙上,天天面对,天天想吃,惹气,均折寿。也不好画成一团雾。画雾是最低能最忽悠的,比“拆白党”还缺德。“拆白党”先要拿块肉出来,哪怕是从咸肉庄赊来的,画女成雾还要人叫好,拿人当寿头洋盘屈西哉。画女人,也就是肉团中找她蒙娜丽莎的地方。也许腿弯,也许腋下,也许团身向下三十六度,让看的人找找游戏般的“几处不同”。找到一处,会心一笑,但不要说人听,人在看另一处。

我总觉得是前一辈子要积累很多的德,这辈子才有缘分读懂一点艺术,尝到其中的甘苦。这种甘苦,开玩笑讲,跟吸毒一样,那种快感只有吸的人自己知道。我没有吸过海洛因,不知道是不是能跟它比,但我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无法跟从艺术中得到的快感相比拟。吸海洛因给身体带来太大的危害,可能吸两年就死掉了;玩艺术有个好处:玩两年非但不会死,身体还好一点儿,这么快活的事不是每个人都有福分去享受的。而大多数人由于教育的问题,由于从事各种工作的原因等等,不太容易深入到艺术里面,所以一个艺术家在这个游戏中间,真正尝到深层次的快乐,那就是对他付出劳动的最大报偿。

就目前而言,画家群体中缺少的是对艺术的真诚。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书看得再多,也没用。技巧把握得再好,也没用。前几十年前“文革”结束之前,艺术太多地受政治的干扰。“文革”结束以后,艺术相对摆脱了政治的干扰之后,又过多地受到商品经济的干扰,过多地考虑利益,看重一些与艺术不太相关的东西。名利很容易看到,像一张画卖了多少钱,给你一个什么头衔等。而艺术本身的东西非得到哪个时候才会有,却要慢慢体悟,这很困难。因为它不是可见的,不是有形的。何苦去干这种吃力而又不讨好的事情呢?实际上大家都不太愿意去做,起码很多年纪比较轻的人,不太愿意去做这种事情。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艺术真正有意思的就是这点,缺的就是这种东西——就像卡夫卡在他的笔记里说的,你问他为什么要写作?他说了一句很躲闪的话,他说“迫于内心的压力”,就是自己憋着特别想写,就写了。我觉得,目前不单单是绘画,其他的艺术门类,迫于自己内心的压力这东西不是没有,只是相对小或是相对浅。

收听渠道:

我们的网站主页是 http://artispoison.com/,你可以在网站上直接在线收听,并找到所有过往的节目。

苹果手机自带的播客app中搜索“艺术有读”订阅我们的节目。

喜玛拉雅fm上搜索“艺术有读”订阅。

网易云音乐上电台板块搜索、收听并订阅“艺术有读”。

荔枝fm上声音板块搜索搜索、收听并订阅“艺术有读”。

也可以在spotify流媒体平台收听到我们的节目。

官方微博:@艺术有读

主播胡湖微博:@ArtJeff

主播Sammi微博:@Sammi嫄

官方邮件:yishuyoudu@gmail.com

最后致谢艺术家@anusman 为艺术有读节目设计绘制的节目LOGO